诚信在线

首页 > 商机信息 > 正文

扫盘三四线楼市 地产商和投资客的“疯狂时刻”

发布时间:2018-05-28 22:22:53 文章来源:诚信在线

“XXX是害群之马,到我们这里,房价就猛涨,专门炒作。”网友“远航ZZK”说。

“自从XX、XXX来了我们这里,房价翻了2到3倍。”网友“芯芯丹到”说。

2018年1月份后,局势大转化。北京房价从最高处下调了约20%,三四五线城市房价则上涨速度惊人。

一位“五一”回老家起心给父母换房的人士称,老家是一个中部某省的四线城市,人口60万-70万,有高铁、有高速,到一线城市高铁大概2小时。“2008年给父母换房子大约2000多元/平方米,2018年二手房价格在8000元/平方米左右。最后3000元/平方米是一年来调控后涨的。”

还记得常州吗,就是去年那个大房企竞相涌入买地的三四线城市代表,看到雅居乐和新城地产到常州拿地,当时常州市房地产研究中心发了一篇《2017常州楼市,而今迈步从头越》的“喜讯”文章称,“开心过、生气过;大笑过、哭泣过。多年阴霾悄然过去,而今依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文章饱含感情地分析说,回顾以往,3年激进买地、3年库存高企、3年供给侧改革,9年所遭受的委屈、误解,乃至嘲弄,并没有使常州楼市像祥林嫂般见人就诉苦。“我们少说话,我们办实事,兢兢业业负重前行,虽然过程有些辛酸,但是这份任性令人服气。”

现在,常州“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房价豪情已经蔓延至全国广大的三四线城市,楼市被押宝似地被追逐。

看见房地产公司这个“大厨”来了,“客人”也相应地也涌了进来。陈均(化名),人称浙江炒房团总司令,他一直忙得停不下来,他唯一的事情就是忙着全国各地踩盘。从高碑店、石家庄、定州、天津等环首都经济圈,到重庆、杭州千岛湖、昆明、山东寿光,及湖州南浔古镇、鞍山、吉林等地特色小镇,这是他这一年多来的投资考察路线。

“限购的城市是不少,但没有限购限贷的城市尤其是三四线‘有概念’的城市和特色小镇,投资机会还非常多。”陈均说。在他看来,担心房地产税的人是“吃着卖白菜的饭,操着卖白粉的心”“这不是七八年就能开征得了的事,而现在往后的这七八年时间可是炒房的黄金期”。

在暴利的驱使下,炒房团翻云覆雨,通过一系列手法,将房价炒高,然后迅速卷钱走人。——这不是传说,是事实。炒房团最近两年稍显静寂,但从未离开江湖,最近他们的身影频被曝光。

在昆明。陈均带着他的千人投资团已经去了好几次,“买房的大部分人都是全款购房。有的人一次全款购买七八套,有的人为抢不到房子而埋怨我。”钱从哪里来,这是秘密。

5月上旬,丹东。一炒房团将丹东某楼盘由原价每平方米3500元炒到每平方米5500元,仅用了不到48个小时。

这种投资投机行为,正是当下监管层所担忧和重点打击的对象。如丹东和贵阳就都招致了打击意向非常明显的限购政策反扑。

“在政策摇摆中寻找投资商机。限购限售都是饥饿疗法,最终(地方)政府帮我提价。”陈均自信地说。

 

 

━━━━

瞅准政策动荡,稳准狠寻找炒房商机

经历过多轮楼市调控的洗涤,留下的资深炒房者不再盲目跟风,他们往往有着较为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善于把握时局和政策,对区域经济、区域人口流入、交通规划、旅游资源等做了深入了解。

他们多抱团投资,有一个领军的智囊团长。这样也便于与开发商周旋合谋。

陈均曾经是一家报社的总编辑,浙江人氏,2000年起,他正式投入了专职炒房行列,那个时候,房地产投资价值很高,没有限贷限购这个说法,几乎闭着眼随便买都能赚到钱。“当年10万元(首付款)在北京买的一套房子,现在一平方米就10万元。”

后来,陈均成了浙江温州炒房团团长,他还担任了很多“兼职”,工作,拥有如产业对接研究院院长、商会会长、知名大学客座教授各种title(头衔)。

陈均的团队里有很多浙商,“尽管国家一再强调房子自住不炒,这是对的,实业救国是没错的。但实际上绝大部分民营企业在这十几年生产过程中,产业形态、经营模式都在发生变化,他们已经跟不上市场形势,但其资金需要有投资去向,一大批民营企业家转向了投资房地产。”

陈均带领着他的炒房团把从北京市中心到房山、从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的房价炒得热火朝天,多的时候组织过好几千人的考察团,曾经经手过的资金量多的时候有10多个亿。

不过,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持续深入,炒房团生存空间变窄。

作为环京重镇,燕郊在起于2017年这轮房地产调控政策压制下,率先急转之下,房价几乎腰斩,很多投资者和炒房客被牢牢套死。2015年,燕郊房价仅仅只有8000多元/平方米。2017年初,燕郊房价攀上了“人生巅峰”,房价普遍在3万多元/平方米。至今已普遍下降1万元/平方米,夸张地暴跌了近70%。

有的炒房者选择割肉部分房源暂时逃离,有的炒房者则伺机抄底,但却鲜少出现抛房现象,他们的理由是:燕郊市场被打压是由于雄安新区作为千年大计,周围一百公里的地方房价一定要压住,否则雄安建设的土地成本太高。但五六年后,燕郊房价还会涨,现在的降价只是政策调控下的区域经济的特殊性,并不代表市场走向。

“我们没有能力去制定政策,也没有能力去改变政策,我们只有在政策的左右摇摆中去寻找商机。”陈均说。南方人特有的精明头脑和对时局的精于揣摩,让陈均的炒房路少有踏错的时候。

只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热点城市都被限购限贷限售,这支千人炒房大军的实力已大不如前。



诚信在线 除注明原创以外,其余均来自互联网以及微信朋友圈,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立即删除!
文章地址:http://www.ahqrpz.com/sjxx/2018052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