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在线

首页 > 投资机构 > 正文

医疗健康一二级市场价值倒挂 PIPE投资再度进场

发布时间:2018-09-30 22:00:08 文章来源:诚信在线

 

文/量宝 来源:健康界

“现在医疗健康产业里,一级市场的投资项目实在是太贵了。”高特佳投资PIPE主管合伙人李秋实日前对健康界说。

今年以来,虽然整个资本市场面临“资金荒”,但医疗健康行业依然热度不减,相关领域的融资金额均呈大幅增长。李秋实表示,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的高特佳投资今年成立了PIPE(Private Investment in Public Equity)基金,在“资金荒”的大背景下募资较为顺利。在他看来,相比一级市场的好项目估值昂贵,二级市场可谓“价值洼地”,很多优质的医药上市公司市值偏低,投资价值凸显。而PIPE投资正是可以挖掘二级市场价值的有力武器。

PIPE在医疗健康投资领域回温

所谓PIPE基金,是私募股权基金产品的一个重要分类,其特点是纯股权、长周期,按照一级市场PE管理理念和募资思路成立,通过二级市场金融工具(大宗交易、定增、协议转让、并购等)投资组合运作的投资基金。PIPE基金投资已上市公司的普通股,投资方式偏重一级半市场,属于PE投资的后期阶段,也是上市公司发展的成熟期,投资风险与早期投资相比偏低,收益较稳定。

20世纪80年代,PIPE基金在美国兴起。当时小市值公司普遍融资困难,股票及相关证券在资本市场上不具备吸引力,所以小市值公司求助于私募基金、高净值个人等。20世纪90年代后期,PIPE逐步被大中型上市公司认可为优良的融资渠道,PIPE基金走向成熟。

由于PIPE基金能使上市公司获得 “小额、快速、低门槛”的较长期融资,从而能吸引专业投资者。在美国,80%以上的PIPE交易发生在市值2.5亿美元以下的中小型上市公司。

早在2011年,大量资金开始涌入国内PE行业,导致一级市场的入股价虚高。这一年,从境内到境外的资本市场都出现颓势,故一级市场市盈率高于二级市场的现象屡有发生,于是有了PIPE的兴起。

据中伦律师事务权益合伙人程博介绍,与其他融资手段相比,PIPE定增在时间、公司控制、成本与灵活性上具有较为明显的优势。PIPE定增给予投资者向新兴公司进行投资并与目标公司的高管产生紧密合作的机会,同时投资价格与在公开市场购买相比非常具有吸引力(一般存在一定的折扣率)。投资者亦可与公司就投资条款进行协商,在投资中附加各种(比如反稀释或包含其他优先权的)条款。

但在新三板融资监管越来越严格的环境下,定增失败概率显著上升。数据显示,2015年年内公告相关定增预案失败案例达到164个,2016年不到4个月就达到了150个,但仍有24.39%的投资是机构通过新三板定增的方式完成的。根据德勤提供的数据,2015全年共有36起PIPE投资案例,而2016年在前8个月就已经发生48起。而2016年发生的 410起PIPE投资案例中,有100起投资是通过新三板定增的方式完成的,占比达24.39%。

现在重新在医疗健康投资领域回温的PIPE,与曾经以定增为主的PIPE不同。“当时以定增为主的PIPE,主要是上市公司进行资本运作,跨主业的并购比较多。现在整个资本市场变得更为理性,价值投资在回归,对于PIPE投资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点,一方面可以分享优质上市公司长期持有带来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上市企业的并购更理性,大多围绕产业链来进行,能快速推动企业价值的增长。”李秋实表示。

二级市场的医药股价值仍处洼地

李秋实的看法并不孤单。华盖资本创始合伙人许小林也认为,“未来三年,医疗投资最重要的战场之一是PIPE和并购。”

许小林的观点来自对历史数据的分析。据他介绍,2008年美国的PIPE达到历史高峰,超过1200亿美元,其中生物技术项目是159个,是所有行业之最。“这证明PIPE在一个历史的时期里是一个重要机会。PIPE在未来三年,尤其是二级市场大跌的情况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这个机会对我们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根据2014年到2017年的数字,一级市场融资的平均水平在过去四年的估值增长了3.1倍。A股289家医药企业,以药为主,平均市值118亿,平均PE为29倍。其中72家PE倍数小于20倍,平均市值是121亿元,平均净利润是7.2亿元。而PE小于20倍的这72家医疗健康企业里,平均市值高于全行业,平均净利润也要高3.2亿元,可见有很多是利润和市值都不错的公司。

许小林认为,“简单来说,有很多优秀的医疗公司在今年持续的大跌行情中被错杀了,这就是PIPE的机会。”

“二级市场的医药股价值还在洼地。”李秋实也认为,近一两年,医疗健康投资的一级市场涌入大量资本,估值过高。“出现了一些细分行业的龙头上市公司,估值甚至没有一级市场行业的第四五名估值高的情况。”

高特佳投资一直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其PIPE基金以A股和港股等为投资标的。对于看好的细分行业,李秋实表示创新药是首选。“创新药是第一选择,在医疗器械里面新一代的诊断试剂类关注得也比较多,医疗服务方面则看好一些连锁机构”。

许小林也注意到,业内优秀的投资基金高瓴资本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在2017年点位非常高的时候入股爱尔眼科,后来又在500亿市值的时候,以PIPE方式再度入股爱尔。第二就是高瓴资本募集了106亿美元的新基金,规模为亚洲私募之最。根据公开资料,高瓴资本称,这只基金获得了大幅超额认购。该基金计划投资全球范围的健康、消费、科技及服务领域的企业,以亚洲为重点。

以投资阶段完整布局著称的红杉资本也同样有PIPE和大健康两个关键词浮现。据红杉中国合伙人陆勤超介绍,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目前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组合有五类,“一些 PIPE 或偏二级市场的 deal是其中的一类”。

创立于2005年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管理600亿人民币资产规模,人民币美元各半;大健康为第二大投资领域,已投超过4亿人民币;在不同领域投资300多家公司,超过50家公司实现上市;曾投资喜康、再鼎、药明康德、贝达药业等;投资阶段从A轮到PIPE均可,基金周期长达10年以上。

李秋实认同10年以上是比较理想的周期,但他也坦言:高特佳新募集的PIPE基金是三年期。“以后基金会一直存续,就是有人赎回,有人继续申购的一直存续的开放性公共基金。”

PIPE基金投资与传统的股票型基金不同,是用PE的方式投资二级市场上市公司,所以需要对细分赛道有精准研究,即不仅需要更扎实的基本面研究,而且更需用更长时间跨度的视角,为企业整合更多的产业资源进行赋能。“比如某上市公司的产品的渠道不畅,我们就会对接强销售的公司提高营销能力。”李秋实表示。

文/量宝 来源:健康界

“现在医疗健康产业里,一级市场的投资项目实在是太贵了。”高特佳投资PIPE主管合伙人李秋实日前对健康界说。

今年以来,虽然整个资本市场面临“资金荒”,但医疗健康行业依然热度不减,相关领域的融资金额均呈大幅增长。李秋实表示,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的高特佳投资今年成立了PIPE(Private Investment in Public Equity)基金,在“资金荒”的大背景下募资较为顺利。在他看来,相比一级市场的好项目估值昂贵,二级市场可谓“价值洼地”,很多优质的医药上市公司市值偏低,投资价值凸显。而PIPE投资正是可以挖掘二级市场价值的有力武器。

PIPE在医疗健康投资领域回温

所谓PIPE基金,是私募股权基金产品的一个重要分类,其特点是纯股权、长周期,按照一级市场PE管理理念和募资思路成立,通过二级市场金融工具(大宗交易、定增、协议转让、并购等)投资组合运作的投资基金。PIPE基金投资已上市公司的普通股,投资方式偏重一级半市场,属于PE投资的后期阶段,也是上市公司发展的成熟期,投资风险与早期投资相比偏低,收益较稳定。

20世纪80年代,PIPE基金在美国兴起。当时小市值公司普遍融资困难,股票及相关证券在资本市场上不具备吸引力,所以小市值公司求助于私募基金、高净值个人等。20世纪90年代后期,PIPE逐步被大中型上市公司认可为优良的融资渠道,PIPE基金走向成熟。

由于PIPE基金能使上市公司获得 “小额、快速、低门槛”的较长期融资,从而能吸引专业投资者。在美国,80%以上的PIPE交易发生在市值2.5亿美元以下的中小型上市公司。

早在2011年,大量资金开始涌入国内PE行业,导致一级市场的入股价虚高。这一年,从境内到境外的资本市场都出现颓势,故一级市场市盈率高于二级市场的现象屡有发生,于是有了PIPE的兴起。

据中伦律师事务权益合伙人程博介绍,与其他融资手段相比,PIPE定增在时间、公司控制、成本与灵活性上具有较为明显的优势。PIPE定增给予投资者向新兴公司进行投资并与目标公司的高管产生紧密合作的机会,同时投资价格与在公开市场购买相比非常具有吸引力(一般存在一定的折扣率)。投资者亦可与公司就投资条款进行协商,在投资中附加各种(比如反稀释或包含其他优先权的)条款。

但在新三板融资监管越来越严格的环境下,定增失败概率显著上升。数据显示,2015年年内公告相关定增预案失败案例达到164个,2016年不到4个月就达到了150个,但仍有24.39%的投资是机构通过新三板定增的方式完成的。根据德勤提供的数据,2015全年共有36起PIPE投资案例,而2016年在前8个月就已经发生48起。而2016年发生的 410起PIPE投资案例中,有100起投资是通过新三板定增的方式完成的,占比达24.39%。

现在重新在医疗健康投资领域回温的PIPE,与曾经以定增为主的PIPE不同。“当时以定增为主的PIPE,主要是上市公司进行资本运作,跨主业的并购比较多。现在整个资本市场变得更为理性,价值投资在回归,对于PIPE投资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点,一方面可以分享优质上市公司长期持有带来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上市企业的并购更理性,大多围绕产业链来进行,能快速推动企业价值的增长。”李秋实表示。

二级市场的医药股价值仍处洼地

李秋实的看法并不孤单。华盖资本创始合伙人许小林也认为,“未来三年,医疗投资最重要的战场之一是PIPE和并购。”

许小林的观点来自对历史数据的分析。据他介绍,2008年美国的PIPE达到历史高峰,超过1200亿美元,其中生物技术项目是159个,是所有行业之最。“这证明PIPE在一个历史的时期里是一个重要机会。PIPE在未来三年,尤其是二级市场大跌的情况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这个机会对我们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根据2014年到2017年的数字,一级市场融资的平均水平在过去四年的估值增长了3.1倍。A股289家医药企业,以药为主,平均市值118亿,平均PE为29倍。其中72家PE倍数小于20倍,平均市值是121亿元,平均净利润是7.2亿元。而PE小于20倍的这72家医疗健康企业里,平均市值高于全行业,平均净利润也要高3.2亿元,可见有很多是利润和市值都不错的公司。

许小林认为,“简单来说,有很多优秀的医疗公司在今年持续的大跌行情中被错杀了,这就是PIPE的机会。”

“二级市场的医药股价值还在洼地。”李秋实也认为,近一两年,医疗健康投资的一级市场涌入大量资本,估值过高。“出现了一些细分行业的龙头上市公司,估值甚至没有一级市场行业的第四五名估值高的情况。”

高特佳投资一直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其PIPE基金以A股和港股等为投资标的。对于看好的细分行业,李秋实表示创新药是首选。“创新药是第一选择,在医疗器械里面新一代的诊断试剂类关注得也比较多,医疗服务方面则看好一些连锁机构”。

许小林也注意到,业内优秀的投资基金高瓴资本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在2017年点位非常高的时候入股爱尔眼科,后来又在500亿市值的时候,以PIPE方式再度入股爱尔。第二就是高瓴资本募集了106亿美元的新基金,规模为亚洲私募之最。根据公开资料,高瓴资本称,这只基金获得了大幅超额认购。该基金计划投资全球范围的健康、消费、科技及服务领域的企业,以亚洲为重点。

以投资阶段完整布局著称的红杉资本也同样有PIPE和大健康两个关键词浮现。据红杉中国合伙人陆勤超介绍,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目前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组合有五类,“一些 PIPE 或偏二级市场的 deal是其中的一类”。

创立于2005年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管理600亿人民币资产规模,人民币美元各半;大健康为第二大投资领域,已投超过4亿人民币;在不同领域投资300多家公司,超过50家公司实现上市;曾投资喜康、再鼎、药明康德、贝达药业等;投资阶段从A轮到PIPE均可,基金周期长达10年以上。

李秋实认同10年以上是比较理想的周期,但他也坦言:高特佳新募集的PIPE基金是三年期。“以后基金会一直存续,就是有人赎回,有人继续申购的一直存续的开放性公共基金。”

PIPE基金投资与传统的股票型基金不同,是用PE的方式投资二级市场上市公司,所以需要对细分赛道有精准研究,即不仅需要更扎实的基本面研究,而且更需用更长时间跨度的视角,为企业整合更多的产业资源进行赋能。“比如某上市公司的产品的渠道不畅,我们就会对接强销售的公司提高营销能力。”李秋实表示。



诚信在线 除注明原创以外,其余均来自互联网以及微信朋友圈,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立即删除!
文章地址:http://www.ahqrpz.com/tzjg/20180930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