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在线

首页 > 投资机构 > 正文

对外投资,应该选什么类型国家?

发布时间:2018-10-15 22:39:27 文章来源:诚信在线

写下“高速发展40年,谁是中国经济最好的前车之鉴?”一文之后,有人说:

我不关心谁与中国的过去很像,我们关心的是“下一个中国”在哪里?我们又如何去投资和赚钱?

涉及到一个国家的未来,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关于一个经济体为什么会成功、为什么会失败?本人视野所及,有两本书论述得比较好。

一本是《资本的秘密》(The Mystery of Capital),其作者是秘鲁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作为一个来自第三世界的经济学家,德索托根据自己和团队亲身参与各国脱贫运动的实践,分析了这些地区陷入贫困的原因,对比富裕地区相应的状况,写出了这本书。

null

德索托详细研究了欧洲的现代化进程,他发现,将资产转变为可流动的资本,然后可流动的资本促成各社会主体在价格的基础上达成更多交换,然后在此基础上催生大规模的专业化生产和社会服务,经济就这么发展起来了,社会也就富裕起来。

根据德索托的研究,贫穷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其实并不缺乏资产,但最要命的是,这些资产始终无法转化为经济发展的资本,没有资本就无法达成更多交换,也无法催生专业化的社会生产和服务,经济于是就始终处于低层次的维持状态。

困扰贫穷国家和地区资产转化为资本的最大障碍是——所有权问题。

贫困地区人们,对于资产的所有权,要么是非常不完整的(如仅有使用权),要么不被政府承认,要么就是很容易被他人(权势阶层、黑帮、流氓等)暴力和欺诈所剥夺。

所以,脱贫的关键不是给予资金,而是要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然后通过制度明确人们的资产归属,并且政府能够确实保护这种所有权不被随意掠夺和破坏,然后这些资产就有可能通过交易转化为资本,资本流动起来,贫困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以墨西哥为例,德索托认为只有10%左右的人真正生活在官方法律框架之中,其余90%的人所拥有的资产,根本得不到法律和政府的保护,所以尽管与世界上最富裕的美国近在咫尺,墨西哥大部分人口却深陷贫困之中。

德索托并非空头经济学家,在滕森政府时期,他曾作为总统首席顾问,负责制定了400多份法令,让尽可能多的人都参与到经济活动中,使秘鲁的经济和政治制度得以现代化,他也被《财富》杂志评为20世纪90年代最杰出的50位领导人和思想家之一,《福布斯》杂志更是别出心裁地将他列为影响人类未来社会的15位发明家之一。

至于他的这本书,得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科斯和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大力推荐,著名学者福山(《历史的终结》一书的作者)和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也对本书赞叹有加。

另一本书,则是前两年大火的《国家为什么会失败》(Why Nation Fail:The Origins of Power, Properity and Poverty),作者是德隆-阿西莫格鲁和詹姆斯-A-罗宾逊。前者是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在2005年和2012年相继获得获克拉克奖和欧文普莱恩奖(这两个奖项均被视为小诺贝尔经济学奖);后者是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现任哈佛大学教授,是世界著名的拉美和非洲问题专家。

null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将世界各国政治和经济制度分为包容性与汲取性两种,包容性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是实现长期经济增长的关键,而汲取性政治经济制度,虽然能够在一定时期内实现经济增长,但是不能够持续。

两位作者提出了影响包容性或者汲取性制度形成的5个关键步骤:

1)初始条件;

2)偶然性与制度漂移;

3)关键事件冲击;

4)政治上适度集权;

5)多元利益体的结盟与制衡。

作者认为,制度具有自我反馈-循环的机制。偶然建立的包容性制度如果形成良性循环,在关键时点就更容易选择包容性制度;而汲取性制度具有更强大的循环机制,一旦建立起少数人攫取大多数人利益的汲取性社会机制,接下来就很难摆脱,即使暴力推翻某一专制政府,但本质不过是权力更迭,下一任依然是汲取性政治制度,甚至更甚。

本书最为有趣的地方,是对比了几组地理位置近似、自然资源近似、文化属性近似的国家。例如美国VS墨西哥、韩国VS朝鲜、博茨瓦纳VS索马里……这些国家基础条件基本类似,只是因为制度不同,走上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并产生了富裕文明和贫困落后的鲜明对比,这极大程度的增强了本书的说服力。

本书在以上论证的基础上,对于各大洲大家所普遍认为的“失败国家”,本书几乎一个个进行了简单分析,分析他们在制度变迁中为何滑入“汲取性制度”——某种程度上说,本书分析了所有失败国家共通的教训,从而为我们提供了反面的参考。

好玩的是,和《资本的秘密》一书不同,本书遭到福山的批判。

福山认为,这本书所谓的“汲取型制度”(extractive institution)与“包容性制度”(inclusive instituion)的分类,与诺斯等人在《暴力与社会秩序》一书中提到的“权利限制秩序”(limited access order)和“权利开放秩序”(open access order)没有啥本质区别,没必要凭空造词,更为重要的是,福山认为,本书并没有确切的说明,到底是什么样的制度促进经济增长,对历史过程的梳理也过于简化。

福山还拿中国来诘问作者,说中国的制度虽然与几十年前相比已经更具包容性,但按照本书的标准依然是典型的汲取性制度。两位作者只是认为汲取性制度不能持久,但不能解释中国这么一个巨型经济体的成功,就说明你这套理论还是苍白啊。最搞笑的,福山最后加上一句:I actually agree that China will eventually crash!

德隆-阿西莫格鲁对这一问题的回应是——

福山你别扯了,中国到现在也还没有达到苏联当年的水平,你看看苏联当年不也那么牛,其最终是什么结果?

至少等中国人均财富达到葡萄牙或西班牙的水平,你再来批判我们吧!

额外扯一点儿的就是,如果广义来论述一个国家是否能发展起来,福山自己也写了一套书,第一本叫做《政治秩序的起源》,第二本叫做《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主要是从国家(政府)行政能力发展的思路来探讨的。

《资本的秘密》与《国家为什么失败》两本书我都曾精读过,但福山两本书我都没有读过,所以这里暂且不予讨论。

null

“寻找下一个中国”的问题,这相当于在问——

哪些国家有可能采用“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发展起来?

在以上理论的基础上,避免那些“失败国家”所踩过的坑,结合中国最近30多年里迅速崛起的经验,我简单总结了“下一个中国”所需要具备的条件:

1)原本的经济起步比较低,才有可能有足够的成长空间;

2)要有一定规模的人口,能够在经济起步阶段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

3)最好是经历过长期农业文明的国家,民众对于社会秩序感有天然的接受;

4)历史上就是一个国家,而非近代拼凑起来的国家,民族、种族、宗教问题不复杂,社会群体对抗性矛盾较少;

5)政治稳定,有一个权威且强有力的政府,尊重产权,确保社会稳定;

6)处于西方皿煮和极端专制之间,能够压制工会和农会的漫天要价;

7)没有宗教思维的严格禁锢,社会思想相对宽容;

……

注意,我这里特别强调是“中国模式”,只是说对于人口数量庞大、目前经济发展水平很低的经济体而言的一种发展模式,绝不是说“其他模式”就发展不起来——从欧洲到美国,从澳洲到东亚日韩,从新马泰到台港澳,他们都不是现在的中国模式发展起来的。

为尽可能广的筛选国家,我把全球2000万以上人口的国家全部囊括进来,共有57个国家。

null



诚信在线 除注明原创以外,其余均来自互联网以及微信朋友圈,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立即删除!
文章地址:http://www.ahqrpz.com/tzjg/20181015155.html